除了关税,美国还在考虑对华用这个狠招

军事 吴博士 浏览 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小编:美国再次威胁或启动国家紧急状态 限制中国投资 放风近一个月后,多家美媒20日又跟进了一项对华策略的进展情况:美国政府正在评估针对中国投资启动《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案》

美国再次威胁或启动“国家紧急状态” 限制中国投资

放风近一个月后,多家美媒20日又跟进了一项对华策略的进展情况:美国政府正在评估针对中国投资启动《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案》的可能性,目前已经设立了专门的办公室。

根据这部1977年通过的美国国内法,总统特朗普可以宣布“全国紧急状态”以应对“不寻常的国际威胁”,该法案允许美国政府阻止国际交易或扣押外国资产,甚至冻结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等。

就在3月27日,关于中美“贸易战”相关舆论最风高浪急之际,美国方面也曾挥舞过《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案》这把“尚方宝剑”。当时特朗普签署备忘录,要求财政部长努钦在60天内拿出对中国商品额外征税的具体措施。

但随后中国商务部、外交部多次明确表态,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从未谈判,也不可能谈判。

在近日美国祭出制裁中兴的所谓“精确打击”后,中国商务部19日仍明确告知美方“不要自作聪明”,并再次重申,“双方尚未就美国‘301条款’调查和美国对中国征税产品建议清单问题进行任何双边谈判。”

彭博社报道截图

彭博社4月20日报道,因特朗普政府希望惩罚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美国财政部正在考虑通过一项紧急法律限制中国对敏感技术的投资。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办公室助理部长希思•塔尔伯特(Heath Tarbert)表示,目前该部已有独立的办公室,专门评估《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可能使用的情况。

塔尔伯特表示,根据这部1977年通过的国内法,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有权宣布全国紧急状态,以应对“不寻常及极其严重的威胁”(unusual and extraordinary threat),他有权阻止交易,并扣押资产。

特朗普正敦促其政府打击他认为的“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为反制中国的“滥用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威胁要对价值高达1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中国政府采取对等报复,提议对价值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并承诺如有必要将采取进一步行动。

在美国政府上月公布了对中国企业知识产权问题的调查结果后,特朗普要求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考虑对中国企业的投资进行限制。

根据3月22日签署的总统备忘录,努钦将在5月21日前敲定增收关税具体落实方案。

彭博社称,在投资者持续关注特朗普对中国进口商品増税计划之际,新的限制中国在美投资的措施可能会损害美国企业的融资能力。

迄今为止,投资者一直关注特朗普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的计划,但自特朗普上任以来,新的限制可能会加剧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放缓,损害了美国企业筹集资本和压低估值的能力。

美国政府3月27日已经威胁过对中国动用“紧急状态法”

彭博社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企业在美并购规模已从前年的530亿美元降至318亿美元。

美国政府官员表示,特朗普对外国投资限制的指示只针对中国。

据四名匿名知情人士透露,财政部官员正在就禁止中国企业投资领域制定具体的计划,比如半导体和“所谓的”5G无线通信。

除了应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美国财政部官员还在研究如何依据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立法,对中国企业施加更严格的条件。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专门负责审查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交易。

财政部官员塔尔伯特19日在华盛顿发表讲话表示,财政部还在支持一项扩大外资审议委员会授权的两党议案,即“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案”,目前,该委员会只能根据具体情况对案件进行一一审核(vets foreign takeovers on a case-by-case basis)。

塔尔伯特还对记者表示说,财政部有一个专门负责限制中国投资措施的特别办公室正在分别考虑这两个做法,他说,“我们在财政部有不同的办公室,他们正在分别明确评估那两个问题。”

第一财经网站3月曾报道称,除了在并购领域的限制性措施外,《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的“可怕”之处还在于,该法案规定在“美国国家安全保障和经济利益遭受重大威胁”时,美国政府可冻结、没收外国持有的美国资产。也就是说,在非常时期美国可据此法冻结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甚至一笔勾销美国对中国的欠债。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前任贸易官员、乔治城大学贸易和商业外交副教授罗伯特·罗高斯基(Robert A. Rogowsky)曾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中美经贸摩擦升级的最坏状况,就是使用《紧急权力法案》。

对此,有多年对美谈判经验的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高级研究员周世俭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也没有经历过《紧急权力法案》。

他表示,对于敏感技术的并购有壁垒相对可以理解,但至于最坏的状况,特朗普真会走到那一步?如果真这样,谁还敢买美债?

日本、俄罗斯在2018年2月分别减持美债67亿美元、135亿美元

当前网址:http://wzect.com/army/14795.html

 
你可能喜欢的: